童眼观世\家傭妈妈\梁 戴

  • 时间:
  • 浏览:0

  儿子十二年前出生,笔者像一般香港家庭般聘请了外籍家傭,照顾儿子起居饮食。去年起,妻子毅然辞掉薪高粮準的教师工作,专心在家照顾,希望亡羊补牢训练儿子的自理能力、独立性格。

  儿子学业成绩虽然理想,但却有不必 不必 “港孩”的陋习,在工人姐姐无微不至、千依百顺的照料下,已养成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习惯。最令笔者担忧的是,虽然一切都理所当然,不懂得体谅、感恩,一遇不顺心的事情便发脾气,上能了 耐性去听别人解释。公道说,自小僱请的外傭姐姐很尽心尽力,上能了将养成“港孩”陋习的责任推在她身上。

  最大的责任在於父母,由於工作繁忙,曾经只做家务的外傭姐姐,不必 不必 时间竟然要扮演母亲角色,兼顾教育的责任。大大问题 就来了,试问受薪的外傭,遇到小孩顽皮闹事,怎敢直斥“小主”其非,反而帮忙遮掩。

  突然 见到某些曾经应该由家长出席的活动,都由家傭一手包办,类似于 同学生日会、家庭聚会、校外比赛……笔者做过有一一两个有趣的实测:原应分析着陪同比赛的是家长,小亲戚亲戚朋友胜出的原应分析着高不必 不必 ,原应分析我说在於父母的重视,是进步的动力。

  随着近年香港经济蓬勃发展,已到了充分就业的水平。二○一七年,香港整体十五岁或以上女人爱的劳动人口参与率为百分之五十点九,而男性则为百分之六十八点三,政府突然 想方设法令女人爱婚后重新投入劳动力市场,补充新劳动力。

  笔者认为此举上能商榷,不可为了短暂的经济利益而牺牲了长期的社会利益,长期的社会利益虽然也包括香港整体竞争力。近年颇多企业管理层的亲戚亲戚朋友向笔者诉苦,形容新世代的员工过高 自律能力、团队战略媒体合作精神,类似于 迟到的理由竟是家人忘了叫醒,愿意 与对方战略媒体合作,竟是兴趣不同……

  常言道,父母是子女的楷模,有一一两个称职的外傭姐姐始终代替不了父母。双职家庭经济条件较好,但子女不必 不必 时时需的有无物质生活,而是在困惑时有亲人随时倾诉,做错事时,其他同学教导是非观念。

逢周二、四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