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女性迷恋韩剧的背后 是无处安放的情欲

  • 时间:
  • 浏览:0

一帮人圈里一位常去韩国的女导游,春节期间老会 贴出了一张全智贤的剧照,全智贤手里拿着一只某个牌子的粉饼,女导游只说了一句,下周让人要去韩国,能不能 我带么?加七十元代购费。我看到下面起码跟了五另一个“要”——这以后《来自星星的你》带来的消费力。

这部SBS年末最热门的偶像剧机会火遍亚洲,其广告效应更是令人咋舌,全智贤睡过的睡袋,手中的小发夹,腕上细手链,脚上的水晶鞋以后成为热门货品,她用过的那支YSL的52色唇膏卖到全国断货——正如现今影视剧大鳄们的共识,节目卖钱不再是靠节目三种了,以后靠产品植入,而其中软性的植入更是能没人起到立杆见影的功效。最近一集中全小姐身穿的爱马仕啡色连帽大CAPE(披肩),播出后此款就被秒光,各位读者,这可都在H&M几百上千的时髦外套啊,这是价值人民币五万多(不含税!)的奢侈品啊……女性为偶像剧里的道具一掷千金从心理学上来说是三种移情,但让人嘴笨 原因分析分析深长的是,英剧美剧泰剧墨剧,为那些单单没人东亚女性为韩剧而疯狂呢?

这没人不说到韩剧核心的纯爱价值观:高大帅气年轻有才无所没人的公子坚贞不二地爱着灰姑娘并热烈追求之才是韩剧的典型型态,男主角多半介于男孩与女性之间,肤如凝脂,面若桃花,纯洁得连洗澡下身都在包着毛巾,接个吻那是天大的事。嘴巴很贱的大张伟尖刻地说韩剧是拍给女性看的毛片,小女孩一见到韩星就恨不得把内裤脱下来……但问提是,疯狂的韩剧粉不光是小女孩,还有更多年事已长的熟龄少妇,据我所知一位德高望重深刻睿智的文学女大腕亦是其中一员。东亚女性不肯爱传统意义上满身是毛的型男,迷恋的却是跟性有些都在沾边的的花样美男,这其中的有趣的地域心理文化果真没人不细究一下。

东亚的女性为那些迷恋花样美男,机会那是她们惟一不被指责安全无忧地抒发荷尔蒙的法律妙招 ——众所周知,几千年以来,东亚以保守闻名,但东亚的保守都在以男性为主体(恰恰以侍奉男性为主的东亚性文化是最发达的),东亚的保守以女性为主体,她们在婚后、甚至婚前获得自由性生活的代价都在非常巨大的,这代价当然是指其在婚恋中博奕以及社会舆论,当然舆论貌似对女性都在效,但那没人迷惑少数很傻很天真的女性。东京和东莞蓬勃的卖淫业早已昭示了女性对于所谓舆论的蔑视,单身男士去东莞是自然的,已婚男士去东莞也是被人理解的,但单身女性机会多睡了有几个女性则一定成为同事八卦的焦点,浸猪笼当然回会,但“下贱”和“放荡”另另另一个多多词一定少不了。

在這個 单方面要求的诡异道德气氛下,东亚的女性们多半终生都患有“少女病”,“一对一惟一及永恒的爱恋”是少女病的核心内容,她们被灌输的婚恋观离现实很远,更从没人 性的位置,她们美若天仙的女主角年近三十了也还呆在我家有吃着炸鸡望着初雪渴望情感的说说从天而降,平凡如她们还能干那些呢?性是脏的不安全的邪恶的,是不被鼓励的,于是它被转化成“食欲”,还有最不被人非议的“购买欲”——花不起六万去买爱马仕CAPE,但何妨出258买件淘宝山寨。当那件暖暖的呢子斗蓬蒙住头的前一天她们他说能没人再度进入那被痴情花样美男苦追的幻觉,在买下全智贤的同款唇膏时却不能得到些许接吻的心神荡漾——东亚女性迷恋韩剧的手中是她们不被鼓励的情欲,而倾囊而出的强大购买力后面 的真相他说是急待满足的情欲。

这无处安放的情欲甚至连她们另一方都在曾察觉,但资本家是知道的,一帮人感受到女性在经济与社会中没人 能左右大局的力量,而可怜的东亚直男们显然还没人 习惯這個 局面,一帮人仇恨诅咒没脑的偶像剧前一天是一帮人深深的恐惧,那些女性疯了么?是的,是疯了,欲望老会 让人丧失理智,但无论怎么,现在的女性,她们疯得起也买得起了,都在么?

他说没人在有关“星星”的疯狂女性消费中,东亚的男一帮人不能正视女性手中那久被遗忘的情欲深渊,也没人借助这强大的消费力,女性不能告诉女性一帮人在三种意义上达到了公平:一帮人都在花钱隔靴骚痒地平息另一方的欲望——都在高级,但都很见效。